❆凌紫❆

嗨我是凌紫,是个偶尔发文的小文手,lof主要拿来吃粮的ˇˇ
主坑:
【全职】
主吃王叶,all叶党
【凹凸】
主吃雷安※不逆※
【合奏】
主吃凛泉、翠千
【ARASHI】
主吃相二、智翔

可能会有时发脑洞上来,不过个人懒癌晚期严重,你懂的(・ัω・ั)

【FGO/段子】大帝回迦啦! !

【FGO/段子】大帝回迦啦! !

※庆祝大帝回迦陪王妃的小段子

※OOC有请自行避雷

※御主私设是咕哒夫!虽然文里几乎不会提到性别! (#

※私设一大堆注意

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向早已熟悉的路线,门随着他们的来到自动开启,映入眼帘的是不知看过多少次、来过多少次的房间。

地板上有着看起来颇脏的痕迹,那是召唤太多次而留下的结果,灰灰的召唤阵似乎清晰可见,可见使用者画阵的次数超乎想像地多。

「怎么又要了……」韦伯一脸疲累说道,他已经不清楚来到这间「恐怖的小房间」多少次了。

要说为什么恐怖?还不都是御主的夸张反应,让来过的英灵们散播着在这里所发生过的事情。

不久前的第三次泳装活动,御主投了全迦勒底的所有资产也没召唤到思思念念的贞德,不过在最后十连Pick Up时有幸终于把泳装姿态出场的贞德给召唤回迦勒底了。当时全程陪在御主旁的韦伯体验到了比他才刚来迦勒底御主召唤亚瑟时的反应还要恐怖,他很认真地思考为什么人的情绪以及表情甚至是动作能有那么大的反差,还有那不知道是感动到哭还是开心到哭的脸足以让人皱眉,嘴里满是感恩的话语,鼻涕一把一把地跟着眼泪一起流,看得都让人想拍张照留在万圣节给大家惊吓一番。

「我倒是蛮少来到这里的呢。」留着绿色长发的恩其都缓缓说道,还颇有兴趣走来走去地观察这个传闻中的「恐怖的小房间」。

「抱歉啦小恩,这次才刚打完任务就叫你们陪我来这里。」御主带着歉意地笑着搔了搔头。

而恩其都也很理解人意地向御主微了微笑,挥了挥手表达自己并没有什么意见。

不过真正有意见的人倒没有被问话。

而这次比较特殊的是召唤的并不是御主本人,不过让御主的朋友来召唤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御主总是相信别人的手气比自己好太多这种迷信,虽然也真的有一两次成功召唤出Pick Up对象,不过那也只是碰巧罢了。

「韦伯别摆着那样的表情嘛,你知道这次Pick Up的对象是谁吗!」御主兴高采烈地试着鼓舞起对方的心情,不过貌似没有什么作用。

我当然知道。

韦伯在心里说道。

前几天从御主那听到这次活动是什么的时候他就有心理准备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记忆还清楚地刻印在脑海中,并不是不开心,但他来到迦勒底也有一段时间了,自己并不想去提那时的事情,如今「那位」有着来到迦勒底的可能性,心情的复杂感导致他无法展现开心的情绪。

御主看着依旧无表情的韦伯在心里叹了口气。

明明心底深处有着那么一点希望,为什么不表现出来呢?

尬聊结束后,正事马上就要开始。

因为不久前才刚把圣晶石花光,所以这次御主朋友是使用呼符进行一次的召唤。

召唤阵画好后,随着吟唱的声音响起,眼前的召唤阵也渐渐发光、开始作用。

在场的四个人都屏气凝神地看着这次的召唤结果。

突然,一阵彩色的虹光闪现在召唤阵上头,御主忍不住地叫出了声。

这是在福袋之后的第一次彩光,现场的四人除了恩其都都明白这是什么象征。

在金色的投影上出现的是ライダー的职阶符号,在那么一瞬间,韦伯藏在心底的冀望悄悄地探出了头。

他想起了那次的圣杯战争、第一次见到他、和他一起在小房间里被逼着打电动、和他跟着爷爷奶奶一起吃晚餐、和他一起去讨伐キャスター阵营,那庞大可值得信赖的背影,还有和他所立下的最后的誓言。

『韦伯·维尔维特,你愿意当本王的臣子吗? 』

『你正是……你正是我的王。 』

「 おおう、よくぞ余を引き寄せた!」

随着声音的出现,韦伯封印已久的回忆一涌而出,眼泪也停不住地落下。

没想到能再次与你见面,人理危机之类的,好像也会产生好事呢。

END byゆかり 2018.9.9凌晨

————————————————————

最后一句话有参考二世在游戏裏所说的话//
然后还是感谢大帝赏脸来我迦啦!!王妃终于不孤单了呜呜呜

李泽言生贺《专属的生日晚餐》


※迟来的生日贺文哈哈哈(还说
※我不是李太太OOC是一定的!(#
※原谅我不会撩Orz

李泽言正坐在他的办公室裏处理公事。

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最后一次在二开头的生日。

然而这位身为华锐集团的总裁却没有要过生日的打算——如果你没有寄给他邀请函的话。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5:48。

距离他当初跟你说的时候已经近了,他拨给了魏谦让他把晚上的聚餐排掉,自己拿起车钥匙及随身物品就离开了华锐。


李泽言现在在自己餐厅的门口——也就是Souvenir的门口。

他隐约能听得到内部似乎传来阵阵的嘈杂声。

他皱了皱眉头,正想打开门时门就先自行打开了。

悦悦和顾梦面带着大大的微笑强行把李泽言给推进了餐厅里,当他想转身斥骂时门就给他无情地关上了。

「两位做得好,我魏谦今天就请妳们吃大餐!」从门外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大概那位叫什么魏什么谦的不能想象隔天他有多痛苦去面对自家总裁的表情了。

李泽言站好整理了自己因刚刚闹剧而稍稍乱掉的衣领,才好好正视前方就看到了正拿着草莓奶油蛋糕的你。

「李泽言,生日快乐!」你拿着自己辛苦做的蛋糕给眼前的男人。

被叫到的男人才想起,今天是你为他特别准备的晚餐。

「妳是想胖死我?奶油太多了。」虽嘴上这么说,却还是从你手上接过蛋糕走到了座位旁坐下。

「妳做的菜最好是能让我满意。」他坐着抬眼看着你,默认今天的这场晚餐。


「……怎么样?」你坐在李泽言的对面,看着他吃着你苦练一个礼拜的成果。

他拿起手巾擦了擦嘴吧,开口道:「要跟我比还差的远,不过还可以。」

你开心极了,不知道是否今天是他的生日对方才意外地好沟通。

「不过我还没饱。」

「布丁的话我在烤了,这次特别请教了蔡老先生做布丁的秘技,我相信一定能比上次好吃的!」你笑着跟他说。

李泽言看着你那满脸傻气的笑容不禁笑了出来。

「谁说我要吃布丁了?」

你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往这边走了过来。

他拉了拉过紧的领带,把紧绷的西装外套给随意脱在了椅子上。

「我要吃的,是妳。」

END♥

那啥的同人验证

恋与制作人

脑洞一个别太认真,我是白太太最私心白飞飞^^
顺便祝李怼怼生日快乐哇!!!

《就那啥验证同人》

白起ver.

【听说只要有风,白起就能随call随到】

走在去华锐的路上,突然一阵风起吹你的发丝。

你想到了在网路上看过的那些。

「白起我要抱抱!!!!!」你这么地在路上大喊。

风逝去了,伴随而来的不是眼熟的白色制服,而是尴尬的寂静和旁人的诡异眼神。

妈逼,早知道不喊了。

你这么想着接着继续路程,才刚开启步伐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胸膛。

「抱歉,迟了点。」

李泽言ver.

【听说李泽言会b-box】

你今天不知道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了,传了一封短信给李泽言。

“总裁你会不会b-box阿?”

发出后有那么一秒钟为看到这个大概会傻眼的李泽言的表情而愉悦的你,后面一生大概都会后悔自己为何要作死。

李泽言过了十分钟都没回,你已经在思考该怎么再次跟他沟通别撤资的问题。

到了晚上,一回家就听到手机传来了叮咚声。

是李泽言,还附带一条语言讯息和一句「不过如此。」

华锐的员工们一整个下午都在疑惑,经过总裁门口时都可以听到里面传来到阵阵音乐声。
怎么李总裁开始喜欢上b-box了呢????

周棋洛ver.

【听说周棋洛是个吃货】

自此遇到周棋洛后似乎都离不开吃的。

你就想验证,大明星的周棋洛是不是吃货。

你请周棋洛到一家咖啡厅,点了一堆不同口味、品种的点心给周棋洛,为此还特别跟经纪人撒谎说要带他去后天的拍摄场景先习惯习惯。

过了几个小时,桌上只剩下了各式各样的盘子和杯子。

「谢谢啦,薯片小姐!」周棋洛拍拍肚子很满意。

你开始怀疑他的超能力到底是吸引力还是无底洞?

去结帐时,你拿出了卡。

不过没关系,李泽言的黑卡确实是无底。

许墨ver.

【听说许墨是最撩的】

你跟着许墨一起到了他的研究所,想一起讨论下期节目的主题。

你看着他的眼神似乎太热烈,他转头看了你。

你低头看了一眼和白起的短信对话,再看向许墨。

「?」微笑。

你低头看了一眼和李泽言的短信对话,再看向他。

「?」微笑。

你低头看了一眼和周棋洛的短信对话,再看向他。

「?」微笑。

「还是你最撩,一个微笑就可以打趴那三人的短信。」你关起了手机和许墨说。

「??」微笑。

傾向一邊的雨傘《翠忍》

跟大家推推這個可愛的cp♥

※OOC注意
※請自行裝上避雷針
※應該不會碼完全部所以不要期待(#

男友力30題
Day 1 傾向一邊的雨傘

  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禮堂,外頭因雨滴過大重力加速度落在地板的聲音嘩啦嘩啦、無情地下著。

  從階梯上輕巧地走下,一個嬌小的身子換完鞋子準備撐開雨傘走回家,正當打開時、發現了身邊的人影似乎是那樣的熟悉。

  「翠くん……?」仙石忍的半邊臉從黃色的青蛙圖案的雨傘悄悄露出、詢問對方。

  「啊、是仙石くん啊……嚇到了……」高峯翠彷彿是從恍神中嚇醒,看了看來人不禁感到疑惑:「你今天怎麼這麼晚?」在他記憶中仙石忍除了流星隊要練習時和社團活動之外、應該都是屬於早早回家派的。

  仙石忍一聽、突然露出一臉驕傲的表情。
「在下今天去幫衣更大人做事,為報答他一直照顧在下的恩情是也♪」在講話的時候貌似還可以感覺到他用鼻子吐氣、很神氣似的。

「啊……辛苦了……」高峯翠回應著,目光卻飄到了對方的雨傘上「那個雨傘、很可愛呢。」他幸福的微笑,與方才死氣沉沉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仙石忍看到對方的笑容,不禁因為那帥氣的臉龐心動了一下。
「這、這是在下最近剛買的,因為在下是黃色流星、又喜歡青蛙,所以就直接買了是也,嘿嘿。」他想了想買這把雨傘的理由,微微感到害臊地搔了搔臉。

  「是說翠くん為什麼站在這裡不回家是也?」終於發現疑點,仙石忍歪頭問。

  高峯翠一聽、身子不禁震了一下。
「啊……那個、雨傘……忘了。」他感到些許羞恥、頭往左邊偏了偏。
今天早上出門時媽媽還特別提醒過要帶傘的……結果因為守澤前輩一直在外面大吼害我太趕就忘了直接出門了……都是守澤前輩的錯,下次看到他一定讓他好看……。

  語畢,雙方沉默了一陣子,最後由仙石忍破開著沉靜的氣氛。
「翠くん要不要跟在下一起撐?因為家是同個方向、如果翠くん不介意的話是也。」他嘻嘻地笑著,看著對方一個人站在這邊也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時後才要回家,乾脆自己幫他一把好了。

  高峯翠聽聞馬上點頭說好,雖然很不好意思不過自己也不能就一直站在禮堂都不回家,眼看已經站了一個多小時了……。

  不過才正要踏出禮堂兩人就馬上遇到問題。

  由於雨傘是仙石忍的,高峯翠也不好去拿,本想著快快回家的兩人卻被雨傘的撞動與一聲「痛……」給阻止了。

  兩人的身高相差19公分,由仙石忍拿傘當然會撞到高峯翠,經一陣抱歉聲後終於協調好,換成較高的那方拿傘。

  因為高峯翠的家就在學院附近的商店街而已,所以他們也沒說什麼就直接往商店街前進。

  路途中,幾乎都是由仙石忍開話,另一位則會斷斷續續地回應著,不久,兩人到了商店街的蔬菜店——也就是高峯的家。

  「今天謝謝了……仙石くん。」高峯翠站在家門口、向仙石忍道謝。

  對方一聽、開心地笑了笑。
「嘿嘿、能幫上翠くん是在下的榮幸♪」想著今天一共幫助了兩個人,心情也特別好,所謂的助人為快樂之本嗎♪

  正當兩人道別完後,仙石忍的目光瞥到了高峯翠背後右邊有一塊深色印跡,隨後才想起自己的雨傘這麼小、但是一路上卻沒有被任何一滴雨淋到。

  他似乎懂了什麼,臉上的笑也越笑越甜,自己撐著黃色的青蛙雨傘、輕快地踏著愉悅的步伐回家。

  翠くん真是個體貼的人♪

2017/5/31  ゆかり

陣千《撒嬌》

Lofter終於給我下載了(´;ω;`)
把倉庫的稿放一放……

※佐賀美陣x守澤千秋
※同居設定
※OOC有那———————麼多
※請自行裝避雷針謝謝

  距離夢之咲學園不遠的一處、三加一格式的小套房裡,佐賀美陣正躺坐在沙發上並看著今日頭條新聞。

  「怎麼都沒有什麼有趣的啊……」隨性地翻著一頁一頁的報紙,最後他在某一處專題報導停留了視線及注意力。

  「高校生青春期的各種行為!叛逆、造反樣樣來!」
這專題似乎是給擁有高中生的家長所觀看的,內容都是在說關於高校生青春期該如何防範、對策,而且大部分都是男孩子。

  佐賀美陣不禁想到了家裡的那位。

  身為一個身心健康的男子高中生,守澤千秋除了有點中二外,似乎都沒有甚麼叛逆期會出現的行為與症狀,乖得很。

  就在此時、與客廳連通的——守澤千秋的房間門悄悄地打了開來,雖然只是細微的聲音,但佐賀美陣還是發現了。

  他覺得對方彷彿是在隱藏自己般,走路都輕輕地、盡量不發出聲音。

  不會是造反吧……?
才剛讀完報紙內容,又想到守澤千秋是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佐賀美陣不禁有了不好的預感。

  隨著刻意放輕、更顯得明顯的腳步聲愈來愈接近,依舊假裝著看報紙的佐賀美陣可以說是最好完全的準備了。
雖然剛剛只是稍微掠過內容,不過應付和解決的區塊是有認真看的……!

  「嗯!」

  猝不及防地、守澤千秋就這樣突然撲向佐賀美陣,似乎是太突然、加上有些過大的衝擊導致下方的人悶哼了一聲。

  這情況報紙上沒寫啊!突然衝過來是甚麼?難不成是要打架嗎……!
佐賀美陣亂了思緒。

  看著對方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守澤千秋趁著這個空檔把他的唇貼上了對方的唇。

  輕輕地、又快速地就離開了。
然而被突襲的那人完全是反應不過來,腦中還在思想著親吻也算打架的一種嗎。

  「嘿嘿、怎麼樣?我是從轉校生那裡聽來的哦!」守澤千秋笑得靦腆,不過又因為得逞了對方而帶點驕傲地傻笑。

  「哈、哈啊?」

  看對方還在恍神狀態,他也只能稍微解釋一下好把對方的意識拉回。
「好像是高中生現在會做的事呢!就是突然地去抱住、親吻戀人!叫什麼來著……撒驕嗎?」

「你喜歡嗎?」一臉愉悅,彷彿是小孩子般的清純笑容。

  果然這傢伙還是很可愛的……跟報紙上寫的都不一樣呢。
佐賀美陣伸出手揉了揉對方的頭,而對方也閉上眼睛順著對方的動作。

  「以後可以多一點。」眼中滿是寵溺,回答了如同對方心裡所想的答案。

  「好的……☆」守澤千秋笑得燦爛,他應該好好地去感謝轉校生了呢,不知道送她特攝她會不會開心呢☆

☆END☆
byゆかり  2017.3.18(凌晨)